80后公务员自述:收入7年没涨 能力是听话

本文选自《世嘉》的博客,点击查看博客原文

近日《上海观察》连续刊发了《公务员[微博]:这一年少掉的福利》、《公务员队伍开始动荡了吗?》等系列文章,反响强烈。一位曾在本市市级机关工作的80后公务员,看完后给我们发来了这篇文章,谈谈他辞职的心路历程。

      大时代——我来了!

今年年初,《上海观察》连续刊发了《公务员[微博]:这一年少掉的福利》、《公务员队伍开始动荡了吗?》等系列文章,反响强烈。一位曾在上海市级机关工作7年的80后公务员看完后发来了这篇文章,谈谈他辞职的心路历程。

“你为什么要辞职?”数月来,我已经被无数人问过。但坦率说,我还没认真想过这个问题。或许,只是内心深处那股遏制不住的冲动,终于让我跨出了这一步。

       
没有一个代理的我也想闯一闯;一个月还七八千贷款的我也想博一博;没有一个人支持的我也想拼一拼;最主要的是我不想起早贪黑累死累活的上班而改变不了钱不够花的日子;不想把所有时间精力放在工作上而没有时间陪陪孩子。

“你为什么要辞职?”数月来,我已经被无数人问过。但坦率说,我还没认真想过这个问题。或许,只是内心深处那股遏制不住的冲动,终于让我跨出了这一步。

其实我从来不是个“敢想敢干”的人,甚至还有些优柔寡断。但这一次辞职我非常坚决果断、毅然决然。辞职到现在四个多月,我觉得自己是迈出了正确的一步。

       
毕业那年考上村官,第三年考上特岗教师,本来觉得这样就很不错了,毕竟是铁饭碗。然而裸婚之后,一头扎到还贷存钱的忙碌生活里,用了整整六年才在17年买了四十万的房子,还借下七八万。买房后我整整在家哭了一天,于是我辞职了。

其实我从来不是个“敢想敢干”的人,甚至还有些优柔寡断。但这一次辞职我非常坚决果断、毅然决然。辞职到现在四个多月,我觉得自己是迈出了正确的一步。

先自我介绍,我来自浙江东部的小村庄,因为高考[微博]到了上海读大学,硕士毕业后顺利进入市级机关做公务员。也因此,我一直是父母眼中的骄傲、家族孩子的榜样。

        “你为什么辞职”这些天来,我已经被无数人问过。

先自我介绍,我来自浙江东部的小村庄,因为高考[微博]到了上海读大学,硕士毕业后顺利进入市级机关做公务员。也因此,我一直是父母眼中的骄傲、家族孩子的榜样。

可是在机关工作的7年里,我渐渐从最初父母的荣耀、自我的荣光,变成碌碌无为的平庸与麻木,再到自我的质疑与反省。“离开这里,到外面闯一闯”,这个声音已经在我脑子里响了三年。

       
其实我从来不是个“敢想敢干”的人,甚至还有些优柔寡断,但这次辞职我非常坚决果断、毅然决然。我觉得自己迈出了正确的一步。

可是在机关工作的7年里,我渐渐从最初父母的荣耀、自我的荣光,变成碌碌无为的平庸与麻木,再到自我的质疑与反省。“离开这里,到外面闯一闯”,这个声音已经在我脑子里响了三年。

但莫名的恐惧和对未来不确定性的不安,让我不断地自我安慰、自我麻痹,把念想强压在心底。但三个月前的一场饭局,让所有的情绪都爆发了。

     
在学校任教的五年里,我渐渐地从最初父母的荣耀、自我荣光,变得碌碌无为,平庸而麻木,接着是我质疑与反省。

但莫名的恐惧和对未来不确定性的不安,让我不断地自我安慰、自我麻痹,把念想强压在心底。但三个月前的一场饭局,让所有的情绪都爆发了。

2013年8月的一天,分别十周年的本科同学聚会。昔日朝夕相处的同学再次相见分外亲切,聊往事、叙友谊,其乐融融。十年间,很多同学都有了非常大的进步,饭桌上意气风发、谈笑风生。

     
是我自己没能力?刚任教时,我也曾朝气蓬勃,想奋力而为,干出一番事业。我把大部分时间投入到教学,一路坚持着,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得到提拔。生活压力徒增,收入还是增长无望,内心深处那股遏制不住的冲动,终于让我跨出了这一步。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2013年8月的一天,分别十周年的本科同学聚会。昔日朝夕相处的同学再次相见分外亲切,聊往事、叙友谊,其乐融融。十年间,很多同学都有了非常大的进步,饭桌上意气风发、谈笑风生。

他们中有的已经做到了投行高管,有的成了大型企业的法务主管,还有外资所的知名律师、投资公司的资深研究员……谈到买房,看的都是600万以上的级别。提起股票,账户里至少7位数;聊起子女,很多读的是私立学校,接下来还准备要二胎……

都说三十而立,现在的我,有家、有孩子,压力大,但前途黯淡,梦想渐行渐远。意识到这一点,我无比坚定:去接触新事物、学习新东西,为自己改变,为我的孩子有更好的生活、教育努力。

他们中有的已经做到了投行高管,有的成了大型企业的法务主管,还有外资所的知名律师、投资公司的资深研究员……谈到买房,看的都是300万以上的级别。提起股票,账户里余额多多;聊起子女,很多读的是私立幼儿园,接下来还准备要二胎……

饭席上依旧热闹、话题不断,但我望着眼前这些曾经熟悉的面孔,内心感到阵阵凉意。在读书的时候,我一直担任学生干部,还是班里的团支书,是本科班级为数不多上研究生的。在研究生毕业的时候,还被评为上海市优秀学生。但这一切的一切,在今天看起来却是多么地不值一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