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借调工资福利如何规定?

我生活在江苏一个小城市,下面就说说我所观察到的公务员群体。


  科长老吴每天都是第一个到办公室,七点三十分,前后差不上两分钟,虽然机关的考勤时间是八点三十分,即使在单位吃早餐的人,也大都在八点前后才到,在家吃早饭的,则到得更晚,但他却天天如此,雷打不动。人过了五十,睡眠越来越少,好在质量还行,白天精力也够用,再加上他住得离单位不远,上下班都是步行,节能减排绿色环保,且不受交通状况的影响,每天踩着广播里《新闻和报纸摘要》悠扬的结束音乐走出家门,自然准点到达。老吴是个凡事讲求精确的人。
  如今的老吴特别享受早晨的这段时光,每天六点不到起床,由于老伴也在政府工作,单位食堂同样供应早餐,自从儿子上了大学之后的这些年,他们除了周末,家里从来没做过早饭,因此就有了足够的时间,打打太极,浇浇花,喂喂鱼,这两样东西都让他伺候的挺好,一条血红龙鱼已经养了快六年了,超过半米长,鱼缸都换过一次。阳台上的灯笼海棠、绿萝、虎皮兰也都茁壮,鱼缸换的水正好可以用来浇花,生态循环,和谐共生。
  每年开春之后,老吴还会种些菜,生菜,小白菜、芹菜,弄得挺大的阳台满满当当,都快无处下脚啦!他跟老伴商量着,等他俩都退休了,公积金全部提出了,换个一楼带院子的房子,多种些菜,种些花……
  老吴在三十多岁时被提拔为副科长,那时候他还是小吴,想当年业务还没有实现完全的电脑化,很多工作还是手工或半手工,小吴写材料、做报表样样拿得起,既快又好,差错极少,再加上人勤快嘴也甜,领导和同事都认可,更是深得老局长的喜爱,后来四十多岁时当上了科长,三年之前又交流到业务二科,直到今天。
  从懵懂的小白,到如今的元老,老吴在机关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老大局长都已经历过五六个,对风格各异的操作早已经熟稔于心。他时常想,在其位谋其政,把自己分内工作努力做好,是自己工作几十年最聊以自慰的,其它的想太多没有意义,机关里的事儿,有时一日如数年,有时数年如一日,节奏根本不是一个小科长,甚至局长可以控制的。有些东西,我们再怎么强调再怎么努力去试图改变它,但始终不会有太大变化,因为人们根深蒂固的想法没变;而另一些东西,我们从未想过要改变它,但变化却在慢慢地发生,因为这个世界在变。
  今天,早到的老吴像往常一样,先是把茶沏好,然后慢条斯理地带上老花镜,开始整理桌面上堆积的各类未办文件,以便于一上班就可以把工作布置下去。他瞥了一眼放在最上面的那份,标题是《关于进一步转变作风提高工作效能的实施意见》,这是两个月前刚到任的大局长经过深思熟虑全面调研之后,面向局机关下发的第一个文件,算是这位年轻有为的新局长正式进入角色的标志,未来的施政纲领。
  其实里面很多的内容和措施,都在之前的大会小会上吹过风,后来还专门开了一次中层干部会,就内部管理的有关改革措施征求过意见。可如今变成了白纸红头黑字,跟之前有哪些变化,还是值得研究推敲的。
  这份《实施意见》除了统一思想提高认识狠抓落实之外,还重点指出了当前机关内部存在的纪律松弛、思想涣散、业务不精等突出问题,并提出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包括严肃纪律,严格考勤、加强工作效能的抽查考核,以及进行大范围的岗位交流制度。
  这个新局长看来是想动真格的啦,老吴对他的第一印象是雷厉风行,做事绝不拖泥带水。涉及到岗位交流是个大事儿,有许多细致的工作要做,除了开个会传达之外,私下沟通也是必不可少的。
  眼下当务之急,需要跟老王商量一下,形成一个初步的意见。
  
  二
  老王是业务二科的副科长,自小就少年老成,换句话说,长得比较着急,这么多年一直被称为老王,大家都认为,三十岁以后他就没再变老过,因为当年看着就像五十多了——可其实他今年才不过四十八岁。
  老王是北京名牌大学毕业,九十年代初的研究生,他的老家就在D市下面的一个县城里,老王是当年D市市政府进京招聘人才的引进成果,这件事儿曾经在这个北方小城引起不小的轰动,老王还因此上了电视。之后同批引进的大学生被分配到各个部门,老王就被分配到局里,局里又将他分配到业务二科。如今,人事变迁,当年跟老王一道来到D市的小伙伴们,很多都已改换门庭或下海经商。
  工作以后的老王渐渐发现自己跟机关的氛围有些格格不入,他不善于交际不喜欢应酬,虽然因为引进人才的关系,他很快就被提拔为副科长,但此后的性格和脾性并没有太大变化。有人说,他其实应该留在北京,在大学里搞搞学术,可能更适合些。但是通过后来的一些事情,同事们发现,他其实另有苦衷。
  老王高中时爱上了一个同班女生,那个女生不知道哪儿来的魔力,把老王迷得神魂颠倒,那种状态无需过多描述,因为谁都年轻过,谁的激情也都燃烧过。难得老王还没忘记正事儿,高考之后金榜题名,女孩却名落孙山,那个年代大学也确实不好考。之后两人暗通款曲也好,鸿雁传书也罢,总之一直维持着应有的热度,虽然没有微信视频、朋友圈点赞,可终身大事儿似乎就这么私定了。某一年的暑假,许久不见的二人,干柴烈火之间,一不小心给女孩整怀孕了,老王顿时麻爪儿,不知所措,女孩却很淡定:没事儿,你回你的学校,我自己上医院去。
  好在那个年代,普通人家的孩子还是比较自由的,因为把你培养考上大学,爹妈就算完成任务了,之后的人生轨迹,他们从来都没细想过,因为想也想不出来,他们都没经历过。
  事已至此,观念传统的老王已无转圜的余地,背信弃义的事儿他是断然做不出来的,因为女孩去北京不好找工作,于是他回家乡也就顺理成章。接下来结婚、生子,老王始终都是朝九晚五,几年之后,老婆辞掉了家里给找的临时工作,靠着亲戚朋友的帮衬,开始自己做点生意,由小到大,渐渐风生水起,越来越忙,老王想见她一面都不容易。
  随着时间的推移,间隙日生,共同话题和语言越来越少,可吵架拌嘴却越来越勤。中间有一阵子,老王被同事们发现晚上睡在了局办公楼地下一层很少使用的应急值班室里。
  离婚没遇到什么财产障碍,他们夫妻名下已有好几套房,最老的机关福利房归老王,其它都归了老婆,这些老王全部同意。唯一的问题是女儿的抚养权,经过旷日持久的争夺,老王还是败下阵来。
  男人的大部分痛苦都是下半身造成的——这是老王痛彻心扉地总结。
  如今的老王早已过了疗愈期,他决心重燃生活的希望,离婚的男人更不应该自暴自弃,哪怕只为争一口气,也不能叫人看扁。他开始健身、打球,工作上也更加积极主动,虽然做不到八面玲珑,但是工作上的思路和想法还是有的,只要多跟领导沟通,找到机会把自己的想法说清楚,或多或少领导还是接受的。机关里难道就不能去弯取直,直截了当吗?
  上个月新来的行长在全行大会上说了很多新想法、新思和改革的措施,老王觉得这是一个契机,自己或许可以换个环境,重新开始,可又不知道领导层是怎么想的。
  所以,当老吴找他的时候,他的态度是积极的。
  “王科长,《实施意见》的正式文件已经发下来了,回头你也仔细看看,科里组织一次学习。我大致看过,信息量很大,下一步全局很多的改革都要从这个文件的精神里出来。眼下我们需要做两件事儿,一个是向党办反馈文件精神的学习落实情况,包括对改革的认识,以及结合本部门工作提出转变作风提高效能的具体方案,这个大框就行,不用太细。”
  老吴一边说,老王一边做记录,作为副手,老王对眼前这个老大哥还是充满着尊重和敬意,对工作的兢兢业业一丝不苟,敢于担当,虽然有时候觉得他过于保守,对新事物新方法有些排斥,有时候也不够仗义,在领导面前经意不经意地给自己小鞋穿,这些自己也都心明眼亮……可是看开了又有什么呢?人在机关,身不由己,各司其职,各为其主而已。
  老吴接着说:“另一个事儿,全局范围的岗位交流就要开始了,中层干部和一般干部全都在内,原则:组织安排结合个人意愿。哪些人可以交流,哪些人想要交流,每个科都要报个初步名单给人事科。这个你也先考虑一下。”老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两位领导刚商量完工作,钟大民就打着哈欠走了进来。老吴立马叫住他:“小钟,回头记得在群里发个通知,全科人员上午10点开会,有重要事情传达。”
  
  三
  钟大民是从医院直接去的单位,昨天夜里孩子不舒服,几乎闹了一宿,一大早还是折腾到了医院,挂号、抽血、拿药一直忙活到快七点,好歹给孩子弄安顿睡着了,用车拉回家,交给孩子他奶奶,小的算是安顿完了,接着又要叫大的起床、吃饭,送去学校。钟大民很难想象,要是没有老人帮着带孩子,家里能乱成什么样,他跟老婆至少有一个得辞职,否则就得请住家保姆。
  自从养了二胎之后,钟大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快点把孩子三岁前的这三年熬过去,因为太费体力和心力了。有时甚至感觉下班回家到睡觉这段时间,体力消耗比工作一白天还要大,哄小的,还得给大的检查作业。最近钟大民的工作状态有些萎靡,主要原因还是缺觉。
  对于工作,钟大民经过十年机关环境的磨砺,心态早已比从前平和了许多。既然选择了当一名公务员,就应该有点起码的敬业态度和责任意识,这和其它职业没有区别,根本不用扯什么高大上的词儿,同时也无需抱怨工资低收入少之类的,就像娶老婆一样,你的选择永远是一个优点和缺点的综合体,要是抱怨挣得少,那清闲压力小你怎么没抱怨呢?再者说,腿长在每个人的身上,有能耐,走就完了呗!何必没完没了的逼逼,把自己弄成一个怨妇呢?
  同时,钟大民也从不相信“把青春献给了祖国的……事业”这样的鬼话,要是干别的挣得更多,没准早跳槽了,还不是因为没找着吗?私企叫打工,那是为老板打工,公务员也可以叫打工,是为国家打工,为人民打工,没啥本质区别,上班干活,挣钱养家,现实点,没什么不好。
  如今,作为面对事业、家庭、孩子三座大山重压之下的男人,钟大民有时真羡慕韩蓉他们这批年轻人,下班还可以去泡吧,看演唱会,钟大民感觉自己的年轻岁月特别短暂。
  
  四
  韩蓉是去年新入职的,但据说不是应届大学毕业考进来的,而是从别的城市调动过来的。众所周知,公务员的调动可谓是世纪工程,难于上青天,有多少两地分居的牛郎织女苦苦努力几十年也解决不了,却又舍不得放弃铁饭碗,于是苦苦煎熬,还真有熬到退休的,当然更多的是熬离婚的。因此,大家都传,韩蓉这个小姑娘,关系不一般。甚至有传言她就是新空降下来的副市长的女儿,后来看简历副市长四十出头,孩子不可能她这个年龄,于是谣言不攻自破。
  对于类似的这些传闻,韩蓉听在耳里,只是一笑而过,不置一词。钟大民隐隐觉得,这个小丫头片子身上,有种一般姑娘没有的气质,举手投足之间总能透出一种种盛气凌人的架势和咄咄逼人的自信,不像是普通人家的孩子,真保不准他爹是个什么大官。
  对于韩蓉来说,公务员就是一个工作,每天做该做的事情,每年可以去休假,出国旅行,八小时之外绝不做跟工作有关的事情,健身、泡吧、会朋友,这才叫享受生活。她对当官没有半点兴趣,或许是看惯了父亲他们那群人,成天谨小慎微一本正经的憋屈样子,她觉得那样的人生没意思。
  90后的韩蓉是个天生的自由派,说话任性,不给人留面子。
  记得有一次天还不太冷的时节,小丫头就穿上了一件颜色反差特别大,款式设计也特新潮的长款羽绒服。正好被科长老吴撞见了,老吴半开玩笑地说:“这会儿都穿这么厚,再冷可怎么办?”
  韩蓉微笑着回答:“只要现在不冷就成。”
  老吴又跟了一句:“你这衣服的款式,我看着怎么就那么别扭呢?”
  “我觉得好看着哩。”
  “这颜色我看时间长了都有点难受。”
  “就是想着叫人难受的。”她似笑非笑地回答。
  至此,这个天再也聊不下去了。
  
  五
  上午十点。业务二科每周例会。
  老吴照例坐在他固定的位置上,长条会议桌的正中央,正对着门,左手边坐着老王,其他人围坐四周,陆续收起了刚才的说笑,挤出一脸的严肃,这是开会应有的氛围。
  老吴首先开腔:“今天把大家召集到一起,就是要传达前几天召开的全局中层领导干部会,大家都知道,上级委派郑局长到我们局任局长已经两个多月了,郑局长工作严谨,各方面要求都比较高,经过两个多月的调研,他在会上重点谈了我们当前工作中存在的几个问题,包括工作主动性不强,开拓创新意识不够,满足现状等等,同时也谈了下一步的工作思路——积极推进各项内部改革,着力转变工作作风,提高工作效能。”
  大家都在很认真地听着,只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什么新东西,希望好戏都在后面。
  “具体的工作,一是严格考勤纪律,恢复机关打卡制度,请假填单子需部门领导签字,并交由人事科备案,近期人事科将突击检查人员脱岗情况。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这一点希望大家都能高度重视,有事儿离开要同我打招呼,长时间外出需要填单子,希望大家不要撞在枪口上,被抓了典型就不好了。打卡制度我们局之前实行过,但是中间没有坚持下来……”

公务员五险一金包括什么?

其他的有雷同,就不再举例了,这个群体有着较多的共通性:如果性格世故油滑的,饭局都很多,抽烟基本不用自己花钱,都会找点关系把孩子送进重点,把老婆调进事业单位,平时用个车什么的都有办法,日常生活中遇到些事情都能解决掉。

公务员加班费规定是怎样的

镜头五:最靠近权力中心的部门,工作很忙,时刻做好领导服务工作,喜欢读书,为人正派,但在那个圈子中浸泡得久了,让人感觉心计很深,因为看到圈内的东西太多,渴望民主,但不彻底。社会地位较高,时刻注意自己言行举止,不随便允诺。

【为您推荐】溧阳市律师  
石碣镇律师  
辛集市律师  
舟曲县律师  
蒸湘区律师  
郯城县律师  
广陵区律师   

我身边的同学朋友中不少都是公务员,多年来的相处,使我较为了解他们的工作和生活,用一句话总结就是:那是相当羡慕!

借调其实不难,因为借调属于临时帮助工作,人事关系不动还正在原来单位,要区分借调与调动的关系。相信借调人员普遍最关心的问题肯定是公务员借调工资福利如何规定的,直接有关金钱利益上的疑问应该越早弄清楚越好,避免自身的合法权益受到损害,那么接下来就由小编来为大家解释一下。

女儿上的是重点小学,每到假期,一家三口都琢磨着这次要去哪里旅游,平时去体育馆打球,周末郊游,日子悠闲自在,生活质量较高。单位不算权力部门,因此饭局不多,但也避免了喝酒应酬,保持了健康的身体。

图片 1

而公务员的工作对在中小城市生活的年轻人来说,更具有巨大的吸引力。中小城市不象北京、上海、广州那样的大城市可以提供许多就业机会和工作岗位,家里没有关系的普通年轻人就业相比大城市更加困难得多。而一旦考取了公务员,在生活成本较低的小城市,那就意味着从此人生将会改变,过上安逸悠闲的小日子,不再为很多事情发愁。

延伸阅读:

我的同学朋友都在三十来岁左右,工作都在5年以上,早已算是单位中的老职工了,工作平稳,缓步上升。

二、公务员借调好办吗?有什么程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